重現奈良時代人們心中的色彩

青出於藍

Yikjy Lo   

對唐招提寺實施的「平成十年大修」,除了修復顯然易見的建築結構外,還包括今已褪色、肉眼難辨的色彩。奈良人大山明彥就是承接了這項艱鉅任務的色彩學專家。在這項千載難逢的修復工程中,他的主要工作是再現金堂內陣天花上佈滿彩畫的紋樣,以及重現奈良時代人們心中的色彩。

從唐招提寺金堂拆卸下來的木材中,少量立柱上還殘留著丁點紅色;大虹樑上呈現出寶相華和還殘留著少許粉色皮膚色彩的飛天紋樣;至於天花板上的寶相華紋樣則由四格合併成一組。到了修復工程的中期,工匠在拆除金堂正面東端兩扇板門上的金屬合頁時,還意外地發現金屬合頁下面隱藏了一小塊極為鮮艷的彩畫紋樣。以上種種發現,提供了奈良時代的色彩的線索,這都令大山明彥興奮不已。根據他的調查,奈良時代充分利用光譜中的顏色來裝飾金堂,以反映極樂世界的莊嚴圓滿境界。而象徵這種莊嚴圓滿的寶相華紋樣必定包含青、丹、綠、紫四種顏色,四者缺一不可。青、丹、綠、紫,各自鮮艷奪目,合起來則互相輝映。它們的作用是互相襯托,顯現出彼此的優點,而不是把別的顏色比下去。因此,在重現奈良時代的色彩時,必須恪守這項原則。當中,最讓大山明彥費煞思量的,莫過於曖昧的青色了。因為無論他如何拼命,總是無法從拆卸下來的木材中搜索到絲毫青色的痕跡。但他堅信,青色必曾存在於唐招提寺金堂中。

對於現代人來說,「青」多指綠油油青草的青。但在古代,「青」原指朗日青天的青、礦物青金石的青。譬如,南宋時期的《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就提到:「被猴行者將金鐶杖變作一個夜叉,頭點天,腳踏地,手把降魔杵,身如藍靛青,發似硃沙,口吐百丈火光。」又說「有數株桃樹,森森聳翠,上接青天,枝葉茂濃,下浸池水。」由此可知,「青」原指藍色。

在日復日、年復年所投注的熱忱和毅力中,大山明彥解讀紋樣,採用描拓技法,即使只臨摹一個紋樣也花上很長的時間。因為經常不知不覺的就想把紋樣畫得完整,所以在描拓的時候只用點而不用線,這樣才可警惕自己遵守根本的原則。確定的地方就確定,不確定的地方就不確定,只做原始記錄,不加入任何想像復原的成分。

另一方面,大山明彥用了更長的時間研究和調配奈良時代的青色。由於木材上應該塗上青色的部分已完全褪色,根本就沒有青色的蹤跡作參照,所以他做了一個十分大膽的假設,他推測還未找到的青色可能是「代用群青」。群青,是最古老和最鮮艷的藍色顏料,無毒害又環保,屬於無機顏料。而代用群青,則是一種在黃土中摻入藍草製成的藍色而成的顏料。之所以說其假設十分大膽,那是因為在日本歷史上,平安時代以後才有使用代用群青的案例。若唐招提寺金堂果真採用了代用群青,那末,歷史就要追溯到天平文化時代了。不過,高科技的介入否定了這種假設,因為結果並未檢測到黃土之類的代用群青的成分。於是,他只得重新開始尋覓這種曖昧色彩的原材料。

後來,大山明彥好幾次奔走至滋賀縣野洲市,造訪日本藍染技術的國家選定保存技術傳承人森義男。森老先生告訴他,蓼藍於夏季採收後曬乾,秋季開始經過三個月發酵,到了冬季便可製成稱為「蒅」的靛藍染料。為方便運送,森老先生把染缸中央漂浮的固體「藍花」染料乾燥後讓他帶回奈良。

由於到了最後仍找不到任何青色作參照的情況下,大山明彥決定以森老先生的靛藍與白土、黃土混和在一起,調配出可與丹、綠、紫媲美的代用群青。結果,他和團隊耗用了十二年完成二十四幅彩畫紋樣復原圖。部分復原圖現已展於金堂後面的講堂。

對大山明彥來說,奈良時代的紋樣和色彩都充滿力量、生動而大方。他認為極樂世界就是充滿光、充滿色彩的地方。所以,只要給他一支筆,讓他做喜愛的色彩工作,那裡就是極樂世界。以其自身體驗,他揣測千多年前的畫匠也許跟他一樣,在工作時已然置身極樂境界中。對此,筆者深表認同。否則,那些彩畫不可能繪製得如斯活潑生動,色彩不可能運用得如斯令人讚嘆!

2009年十一月,唐招提寺金堂舉行了修復完成後的開扉開眼慶典,三尊佛像重新歸位。其中,殘損嚴重的本尊盧舍那佛坐像的裂縫也被仔細修復。後來從這尊佛像頭部剝落下來的漆皮中,檢測到混有細碎的青色礦物。這宗新發現證實了青色的存在,而且也為奈良時代的青色的原材料提供了線索。

話說回來,中國首部詳細論述建築工程做法的《營造法式》於北宋時期成書,第十四卷詳盡介紹了彩畫顏色的調配與使用方法。由於「五色之中,唯青、綠、紅三色為主,餘色隔間品合而已」,故仔細記錄了三種主色的配方為「青:以螺青合鉛粉為地(鉛粉二分,螺青一分)。綠:以槐華汁合螺青鉛粉為地(粉青同上,用槐華一錢熬汁)。紅:以紫粉合黃丹為地(或隻以黃丹)。」不曉得在《營造法式》記錄下來的青色配方,會否跟奈良時代的青色相同呢?

說到這裡,不期然想起一句中國成語「青出於藍」。關於其寓意,人們往往把焦點集中在超越前人的結果上,卻時常忽略了超越的動力來源。這則成語源於《荀子・勸學篇》:「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青色是從藍草提煉出來的,但顏色卻比藍色深。這句話在警惕我們:沒有藍草就無法提煉出青色;不掌握好基礎,別遑論要超越些甚麼;若真的能夠超越前人,也必須對前人所設下的模範常懷感激與敬意,因為有了前人的成就才讓自己有了人生奮鬥的目標。

轉載自:https://yikjy.blogspot.com/2018/12/10.html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回報問題

0
0
Yikjy Lo

Yikjy Lo @yikjy.lo

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