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墨

千錘百鍊一錠墨

Yikjy Lo   

雖然現成墨汁非常方便,但追求藝術效果的書畫家均愛好使用傳統的墨錠。有些非常熱衷的愛好者,甚至專程前往京都與奈良,搜羅心頭好並加以收藏。如果略為瞭解一下墨在日本的發展情況,應該會增添不少蒐集的樂趣。

墨,基本上可分成松煙墨和油煙墨兩種。

相傳,墨的使用早於公元二世紀已傳入日本;但製墨工藝則要到幾個世紀之後,才隨著佛教傳入而至。官方史書《日本書紀》在卷第廿二有為此事記上一筆。話說,推古天皇執政第十八年(610年),高句麗有一位名叫曇徴的僧人抵日。此僧「知五經,且能作彩色及紙墨,并造碾磑。」碾磑,是利用水力轉動的石磨。

一如中國製墨的發展進程,最早於日本生產出來的是松煙墨。隨著政治和經濟穩定發展起來,文化與宗教亦逐步興旺,人們對墨的需求也增加。墨最初僅由朝廷與寺院專製,大概到了江戶時代中期,製墨業才開始在民間形成。

至於製作油煙墨的工藝,傳說是由真言宗開山祖師空海以遣唐使的身份,於大同元年(806年)從中國引入。不過,這的而且確是一則傳說。因為,最早發明油煙墨的是北宋人沈括(1031年至1095年)。他在《夢溪筆談》卷二十四記述:

鄜、延境內有石油,舊說「高奴縣出脂水」,即此也。生於水際,沙石與泉水相雜,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甃之,用采入缶中。頗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煙甚濃,所沾幄幕皆黑。余疑其煙可用,試掃其煤以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為之,其識文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後必大行於世,自余始為之。蓋石油至多,生於地中無窮,不若松木有時而竭。今齊、魯間松林盡矣,漸至太行、京西、江南,松山大半皆童矣。造煤人蓋未知石煙之利也。石炭煙亦大,墨人衣。

除了石油煙之外,墨匠開始探索不同品種的油煙效果。南宋人趙彥衛在《雲麓漫鈔》卷十,記載了燒桐油取煙製墨的方法如下:

邇來墨工以水槽盛水,中列粗碗,然以桐油,上復覆以一碗,專人掃煤,和以牛膠,揉成之,其法甚快便,謂之油煙。或訝其太堅,少以松節或漆油同取煤,甚佳。

從上述兩段史料看來,由各種礦物、植物以至動物油煙製墨的方法,應該在宋代才開始出現。再者,據明朝崇禎十年(1637年)初版的《天工開物・丹青・墨》記載:「凡墨,燒煙凝質而為之。取桐油、清油、豬油煙為者,居十之一,取松煙為者,居十之九。」依此統計數據看來,直到明朝,中國墨匠用松煙製墨的比例仍遠比用油煙的為高。這進一步說明,油煙墨到明朝還未算普及。

別小窺外形短小、重量輕盈的一錠墨!單以松煙墨為例,煉取十千克松煙就需要五百千克帶有少量油脂的松木。松木油脂必須恰到好處,過多或過少都會影響墨的質素。在製墨工藝全盛時期,和歌山縣紀州腐朽松木燒出來的煙煤粉末,曾被日本人譽為「黑色的米」。其珍貴度不僅僅反映在所燒得的煙煤粉末重量輕稀上,還包括等待古木經自然分解到只剩下樹幹中央富含樹脂的漫長歲月上。雖然掃油燈煙製墨相對便捷,幸好像蘇軾一樣懂得珍視之為「玉」的人不計其數。

從墨錠的形成過程來看,若說松煙墨是腐朽松木的再生,那麼油煙墨則宛如上等好油的結晶。

儘管收取煙煤粉末的方式不同,但松煙墨及油煙墨的形成過程大同小異。據北魏人賈思勰在《齊民要術》卷第九〈筆墨第九十一〉中記載,製墨的方法如下:

好醇煙搗訖,以細絹篩於缸內,篩去草莽,若細沙塵埃。此物至輕微,不宜露篩,喜失飛去,不可不愼。墨一斤,以好膠五兩,浸梣皮汁中。梣,江南樊雞木皮也。其皮入水綠色,解膠,又益墨色。可以下雞子白去黃,五顆,更以真朱砂一兩、麝香一兩,別治細篩,都合調,下鐵臼中,寧剛不宜澤,搗三萬杵,杵多益善。合墨不得過二月、九月。溫時敗臭,寒則難乾,潼溶,見風日解碎。重不得過二三兩。墨之大訣如此,寧小不大。

以上百餘字,言簡意賅。千多年來,中日兩地墨匠就是遵循此法製墨。其中「搗三萬杵,杵多益善」更是後期製作的竅訣。在整個製墨過程中,墨匠要默默付出多少汗水、全身被染得多黑、手掌變得多粗糙,才可搗成一錠墨呢?可以想像,每錠墨都是經過千錘百鍊才精製而成。

有好墨,也得有懂墨的人以全身心去享用,才是美事一樁。只把好墨藏而不用,反而暴殄天物;故蘇軾云「未用嘆不足」。據說,書法家較愛用松煙墨,因為墨色夠黝黑飽滿;而畫家則好用油煙墨,取其色澤溫潤,表現層次豐富。由於墨中含有多種珍貴藥材,所以一塊塊墨錠都散發出提神醒腦、馥郁芳香的氣味。帶有天然香氣的墨,還具有驅蟲防蛀、保護紙張的作用。

發明油煙墨的沈括曾留下「此物後必大行於世」的豪言壯語。其預測很快便在日本應驗。松煙墨早早淡出產墨重鎮奈良,剩下來的是從南北朝統一以來成為主流的油煙墨。發展至今天,奈良油煙墨的產量仍穩佔全國九成。雖然紀州松煙墨至今仍享負盛名,但由於松樹數量日益減少,加上繁重的勞動力需求,實際上已逐漸式微。但整體而言,面對現代人的數碼化生活模式,製墨這項優美傳統工藝正瀕臨失傳,即使墨的故鄉也面臨相同的困境。因此,在中國產墨向來首屈一指的徽州,正在積極開發揉合傳統製法與新穎設計的徽墨,企盼能吸引年青一代加入繼承。

如果有興趣嘗試製墨的滋味,奈良有幾個地方都可以體驗得到。做一塊以自己握印塑成的墨條,會是一份別出心裁的手信。

轉載自:https://yikjy.blogspot.com/2018/12/11.html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回報問題

0
0
Yikjy Lo

Yikjy Lo @yikjy.lo

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