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被發掘

日本傳統文化的寶藏

 精選   2017年3月13日

這次旅程的目的地是位於東北的秋田縣。對於秋田,我一直沒有很多了解,老實說,也沒有太大興趣。幸運的是這次到訪的機會讓我發現了日本傳統文化的另一面。原來,日本傳統文化比我一直以來所想像的更深、更闊。

 偶遇安藤忠雄的現代建築

行程的第一站是位於秋田市中心的「秋田縣立美術館」,從秋田車站步行過去只需要10分鐘。今天天氣是大風雪,到處都覆蓋著剛下的粉雪。雖然路是有點難走,可是如果秋田的冬天沒有雪,就像吃壽司沒有醬油,反倒會讓人感到掃興。

美術館的外觀看上去很時尚:簡單的混凝土牆,加上美術館的名字,沒有多餘的修飾。踏進美術館,長長的圓梯連接著一樓和二樓,開放的大堂上方的設計活用了太陽光的三角天花。這美術館原來是由著名的安藤忠雄教授設計的作品。安藤教授是日本當代建築師中最偉大的一位,同時也是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他的作品遍佈日本全國,在世界建築界享負盛名。近年有不少遊客特意從海外跑到日本來欣賞他的作品和學習當中的哲學。想不到在這裡,竟可遇到安藤教授的作品。

秋田縣立美術館存放的不只是藝術,也是歷史

這美術館有三層。一樓是展示秋田縣縣民作品的畫廊,主題和作品會定期更換。二樓和三樓是主要的展館。這裡最有名的作品是二樓的巨大油畫--「秋田的行事」。這作品在1937年由著名畫家藤田嗣治(1886-1968)受秋田市的資產家平野正吉所託而制作,由5部分組成,長度和闊度分別為3.65和20.5米。畫裡巧妙地把秋田的日常生活景色和特色祭典放在同一畫框內,仔細看更會發現畫家對秋田的四季的描繪。這樣巨型又細緻的作品,想必應該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夠完成。向館內的說明人員詢問後發現畫家原來只花了15天去制作。可是當時因為戰爭,這作品完成後一直被藏在倉庫內,到31年後才重見天日。

除了「秋天的行事」,館內其他作品都擁有十分悠久的歷史,內容大多是風景和生活景色。展出畫作的作家,出生年份最早的是圓山應舉(1733-1795),最遲的則是兒島虎次郎(1881-1929)。從這些擁有過百年歷史的畫中,可以看到在照片還沒普及的時代,當時的人是從什麼角度去看這個世界的。

 日本三大烏冬--秋田的稻庭烏冬

今天的午飯是烏冬。秋田縣的稻庭烏冬是日本三大烏冬之一,與自稱「烏冬縣」的香川縣的讚岐烏冬齊名。稻庭烏冬的特徵在於它的製麵方法。相比一般麵身較粗圓的烏冬,稻庭烏冬由人手工拉長,因此麵身較柔,而且口感非常嫩滑。由於製作的工序較多,稻庭烏冬的價格比一般烏冬稍貴。聽說在江戶時代,平民都沒有機會吃到此烏冬,因此直到今天,不少日本人送禮也會選擇稻庭烏冬。

有機會到訪秋田,記得要去試一下這道秋田名物。

恐怖的「生剝鬼祭」--「有沒有不聽話的壞小孩?」

 午飯後,出發到距離秋田市約一個多小時車程的「男鹿半島」。目的是去參加被指定為日本的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東北五大雪祭之一的「生剝鬼祭」(又名「柴燈祭典」,日語為「なまはげ柴灯まつり」)。

生剝鬼。聽起來有點暴力。上網看過有關資訊,中文版的維基百科說生剝鬼是「一種類似惡魔的生物,它挨家挨戶地索要酒食,並嚇唬屋中的居民」。我沿途在想,到底是誰的主意要把這種沒有營養的傳說搞成一個祭典?後來才發現,維基百科錯怪了生剝鬼。

舉行生剝鬼祭的地點位於男鹿半島的真山神社。在神社附近,有一所向遊客介紹生剝鬼文化的博物館。對生剝鬼一無所知的我,當然要先去進修一下。走進博物館,看到一尊血紅紅的生剝鬼像。生剝鬼樣貌猙獰,穿著蓑衣,手裡還有木製的菜刀和木桶。博物館裡播放著每年除夕夜,裝成生剝鬼的年青人跑進民家,一邊呼叫「有沒有不聽話的小孩?」,一邊弄哭家裡小孩的片段。

 來自深山的「神的使者」

進入另一展館,這裡有上百頭外貌不同的生剝鬼。博物館的負責人正在說明生剝鬼的文化。原來,男鹿的人認為,生剝鬼不單不是惡魔,更是每年為了勸誡人們不要懶惰而特意從深山而來的神的使者。「生剝鬼」在日語稱為「なまはげ(NAMAHAGE)」,本來沒有漢字,翻譯成中文時被勉強加上較接近的漢字,因此「生剝鬼」其實不是正式的名稱。古時的冬天,男鹿的人喜歡圍在火爐旁取暖。取暖太久的話,皮膚會因受熱而出現輕微的紅疹。這紅疹對生剝鬼來說,是「懶惰」的象徵,因此他們要在除夕夜把這紅疹「剝去」,讓男鹿的人在新一年認真工作或學習。

直到今天,男鹿的人仍然十分珍惜這個文化。因此他們除了每年除夕都會延續這個習俗,還在真山神社旁邊建立了這個博物館,並每年舉行生剝鬼祭,把這個傳統和它教導人不要懶惰的哲學宣揚出去。

博物館旁邊,有一家傳統民居風格的小屋。旅客可以進去體驗一下每年生剝鬼到訪當地人家時的實際情境:先行的使者會告知生剝鬼的來訪,生剝鬼到達後,一家之主會設宴款待生剝鬼,感謝生剝鬼過去一年的守護。生剝鬼會詢問有關那個家庭的狀況,然後找出家裡的小孩,嚇唬他們要努力。要提醒一下的是,生剝鬼登場的時候要小心被嚇一跳。

 離現實的秘境

從博物館一直往山上走,很快就到達真山神社。祭典的會場就在神社本殿旁邊的廣場。到處都是雪的廣場內播放著輕快的音樂,在廣場中央的火焰附近,工作人員都忙著準備儀式。我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在電動遊戲魔物獵人(Monster Hunter)或電影大師宮崎駿筆下的世界,到處充滿讓人心情雀躍的活力和神秘感。

 黃昏六時,祭典開始。神官和巫女向著祭壇進行鎮釜祭的儀式,為生剝鬼祭揭開序幕。一群年輕的未婚成年男子站在神社旁的石梯上,接受「生剝鬼入魂」。從戴上面具的一刻,他們即化成生剝鬼,然後往山上出發,為再次進入會場做準備。與此同時,會場內開始了祈求安全和豐收的舞蹈和太鼓表演。遊客可以在會場四周的屋台購買關東煮等的小食,一邊欣賞表演,一邊享受這個火花和飄雪共舞的美景。

我去了一家賣蛋包法蘭克福腸的屋台,一邊吃一邊跟兩位秋田阿姨談了起來。

阿姨A「小哥你哪裡來的?」

我「我東京過來的。」

阿姨B「東京哦!我女兒也在那邊打工耶。」

我「是嗎?」

阿姨A「我聽說東京的人家裡的門都會鎖上。你家也會嗎?」

 我「會呀。」

阿姨A「哈哈哈!我家的門一直都沒上鎖,鑰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阿姨B「你會不會很冷?要不要喝熱咖啡?」

她倒了一杯咖啡給我,然後我們就談了半個小時。我感覺秋田的人比東京的人純樸,他們很重視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即使是不認識的人也好,他們不會帶有特別的警戒心,讓人感到特別親切。

回到會場,剛好到了生剝鬼下山的時間。這是生剝鬼祭的高潮。一群拿著火把的生剝鬼從山上下來,在會場裡大肆胡鬧,嚇唬客人。會場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十分熱鬧,客人爭相去接受生剝鬼的「祝福」。祭典的最後,生剝鬼會和客人打成一片,並進行拍照留念。

 秋田縣,小看了你對不起

一直以來認為秋田只是一個鄉下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可是這次來秋田才短短一天,我不單感受到了秋田的魅力,我更看到了一個不同的日本。

在秋田縣立美術館,我看到了現代與歷史漂亮的融合。古典作品的魅力,配合了現代建築的時尚感,煥然一新。在生剝鬼祭,我看到了日本文化的深度。日本傳統文化一直給我的印象是細緻、安靜而優雅。但在這裡,我看到的是熱情和活力。而且這個祭典,讓人感受不到絲毫商業氣息。每位工作人員都很珍惜這個屬於他們的文化,以及社區內的羈絆。也許正是因為這種精神,生剝鬼這個傳統文化才能被保存和發揚得這麼完整,沒有雜質。

【旅遊資訊】

1.秋田縣立美術館

網址(繁體中文):http://www.akita-museum-of-art.jp/contents/contents_show.php?contents_id=203

地址:秋田県秋田市中通1丁目4-2

基本交通資訊:JR秋田站 由西口徒步約需10分鐘

2.生剝鬼祭(日語為「なまはげ柴灯まつり」)

網址(繁體中文):http://www.namahage-oga.akita.jp/hantai/sedo.html

會場位置:真山神社 秋田県男鹿市北浦真山字水喰沢97

舉辦日期:每年2月第2個星期五~日

基本交通資訊:JR男鹿站 轉乘臨時接駁公車約40分鐘 ※請留意班次時間

JapanTravel Featured
JapanTravel Featured

加入討論